对石油企业而言,时代变了

文 | 陈卫东 2020年是这个世界的非常之年,对于石油行业更是极不寻常之年。 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为了挤兑美国致密油,抢占由于经济增长降低原油需求减缓的市场份额而开打了石油价格战。…

文 | 陈卫东

2020年是这个世界的非常之年,对于石油行业更是极不寻常之年。

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为了挤兑美国致密油,抢占由于经济增长降低原油需求减缓的市场份额而开打了石油价格战。新冠疫情全球蔓延,中国、美国、欧盟、日本及东南亚等主要经济体,都先后采取了前所未有的“封城隔离”措施,导致全球经济大幅降低至严重的负增长,IMF、世界银行等主要金融机构在二季度之后发表的经济预测都指出,全球各大经济体除中国经济正增长之外,2020年处于负增长的经济衰退之中。

美国大选正在前所未有的“惊奇十月”,共和民主驴象之争你死我活,激烈和混乱之像令世人为之震惊,“灯塔之国”的道德示范和领导力量遭遇了二战以来最大的消减,美国主流媒体警告美国政客们:“全世界正在看我们的笑话。”

全球石油行业这10个月的经历也是前所未有惊心动魄:沙特和俄罗斯开打石油价格战、WTI期货价格有史以来首次负价格、OPEC+启动日减千万桶(970万桶)大减产行动(至今监督和执行力度的到位率都很不错),而石油公司的百年龙头老大埃克森美孚,今年8月31日被踢出华尔街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并首次被雪佛龙公司超越,成为市场价值最高的跨国石油公司,美国“铁老二”坐上了头把交椅。

能源转型从量变进入质变

能源转型势不可挡,资本市场上老能源和新能源之争,作为老能源龙头老大的石油行业败像尽显。美国一家名为“NextEra Energy Inc”的公司,其市值近期超越了艾克森美孚和雪佛龙,成为了能源行业的新老大。而就在前不久的九月份,著名企业家马斯克创立的特斯拉公司,其市值持续大幅攀升,一度超过了世界上历史悠久的五大跨国石油公司埃克森美孚、雪佛龙、英国石油、壳牌和道达尔市值的总和。

世界的确变了,不论我们是否已经认识到,这一轮石油价格战,以及石油公司和油服公司面临的挑战,已经不再是周期循环的重复了,能源转型已经从量变进入了质变的全新历史阶段。

NextEra Energy Inc公司是目前世界上生产最多风能和太阳能的公司,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大的洁净能源生产商。该公司下属的美国佛罗里达电力和电灯部门(Florida Power & Light segment)成立于1925年,现有客户五百万,是美国目前最大的电力生产和零售商。海湾电力公司(Gulf Power Co.)是该公司另一家子公司,为47万佛罗里达的客户提供服务。

NextEra Energy Inc.公司2015年和2019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75亿美元和192亿美元,2019年的净利润为34亿美元,净利润比较前两年在下降。公司报告称2019年公司股票每股盈利7.82美元,未来每股盈利增长可在10%/年以上。

埃克森美孚曾经是美国营业收入最高的公司,自1955年以来长达54年的时间里,埃克森美孚一直名列财富500的前三名,并进入各种排名榜的前列。公司2019年营业收入为2556亿美元,仅次于2018年的2793亿美元,为五年来第二高的收入记录。而公司的净利润143亿美元,创下五年来倒数第二的低利润。多年以来,埃克森美孚一直保持着高分红的传统,多数年份股东分红都是增长的。但随着公司债务创下263亿美元的新高后,股东们开始怀疑公司能否支付他们期待的高分红了。

过去十年,埃克森美孚的股票下跌了50%,仅2020年就比上一年同期下跌了58%。反观NextEra Energy Inc.2020年的股价较去年同期上升了24%,过去五年上升了190%,过去十年增长了430%。

从公司规模上看,埃克森美孚的营业额和净利润分别是NextEra的13倍和4倍,但从股票价值增长性的角度看,前者是在快速地下滑,而后者却在快速增长,对股票的投资人而言,选择是不言而喻的。“买涨不买跌”思维惯性背后是人性中“趋利避害”的简单逻辑。投资人对不同行业的选择如此,对同行业内的不同公司的选择如此,对同一家公司不同时间段买入卖出的选择亦如此。

记得前两年也是在相同的季节,马斯克的特斯拉公司市值先后超越了老牌汽车公司福特和通用汽车,当时特斯拉汽车的生产能力仅为福特公司的二十分之一和四十分之一。当时对市场造成的震动,对于汽车行业和资本市场而言,一点也不亚于现在NextEra Energy Inc.超越埃克森美孚。而福特公司和美国通用汽车公司也都有过被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除名的经历。

能源转型的观念与认知

对于能源转型和石油行业的未来怎么看,首先取决于对能源和石油行业的观念和认识,还有对能源转型进程的认知和进度的认识。

资本市场投资人的追求最为简单:投资回报最大化,底线是不赔钱。行业里的人要复杂一些,因为自身的利益在里面,不希望已有利益和投入被沉没掉或者是被挤压出来。其对行业(公司)下行的承受能力通常会很高,甚至把“期望”作为“现实”,以至行动迟缓,一而再再而三地失去了“逃生”的机会。

另一方面,“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在行业内看不到,甚至不愿看到已经发生的变化,而错失了机会。而不少身居高位的公司决策者,不论公司升降,与公司共存亡既可能是自身利益最大化的选择,同时也是职业道德底线的要求。

近期我认真读完了《石油及政治—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和美国权利(英文书名:Private Empire)》,本书着重描述了在雷蒙德和蒂勒森两位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的领导下,在20世纪最后十年和21世纪第一个十年里,埃克森美孚公司是如何在全球能源需求快速增长、气候变化保护环境压力、美国非常规油气革命成功和中国印度等发展中国家成为油气消费主体市场的变化的大格局中,艰难地维持住了石油工业“带头大哥”地位的过程。

雷蒙德把公司从阿拉斯加重大油轮泄漏事件中走出来,让资本市场和石油界同行接受了ROCE(动用资本回报率)的概念,现在这一概念已经用到了所有的上市公司绩效评价中。雷蒙德在位时一直以质疑“温室气体排放是导致气候变暖”的理论,并资助了一些反对“化石能源消费导致全球升温”的学者和研究。他还试图以公司的立场影响美国国会的立法,以至他本人和公司受到环保组织的激烈攻击,埃克森美孚被称为“最保守的石油公司”,“最自以为是,公众关系最差的公司”。但在雷蒙德的领导下,公司的市值和股东回报率是持续增长的,公司业绩很是靓丽。

蒂勒森接手之后,公司逐渐缓和了和环保组织关系,对公共关系也投入了足够的热情,公众关系也得到了很大的好转。蒂勒森是少有的爬到公司一把手的上游出身经理人,自然更重视上游勘探开发业务。

在蒂勒森的领导了,埃克森美孚成就了5600亿美元的最高市值,公司的营业额、净利润和投资回报也由于高油价攀上了新的高度。而蒂勒森本人在2017年被特朗普总统选中成为美国国务卿,但由于政见的不合,而被解职。上游业务回归美国本土、非常规油气和美洲深水油气是蒂勒森留给埃克森美孚的遗产。但在可再生能源业务投资方面,在碳减排方面,蒂勒森并没有什么太多的作为。埃克森依然是一个保守油气业务为主的石油公司。业界和媒体给公司的新外号是:“孤星州上的石油牛”,这不是一个好的评价。

我本人对埃克森是有感情的,1984-1986年我在埃克森公司接受了三维地震采集处理和解释的岗位培训,我的英语培训费用也是埃克森公司支付的。作为从1928年起就成为了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成份股的公司,在漫长的92年之后被剔除,我深感震惊。

读完《石油即政治》一书,我在简单的读后感中抄录了明朝杨慎的《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雷蒙德、蒂勒森如此,埃克森美孚亦如此。公司如此,企业家如此,历朝历代各国的政治家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能源转型大势不可逆转

10月22日结束的最后一轮美国总统竞选辩论中,特朗普和拜登就能源观念也有各自的阐述,特朗普基本是站在传统能源观念上,而拜登则是延续了其民主党前任副总统戈尔的立场,赞成限制化石能源、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议。

美国既是能源消费大国,也是化石能源,尤其是石油天然气生产大国。美国对全球能源的走向有巨大的影响力。

如果拜登当选,美国的能源政策能够较好的顺应能源转型的世界潮流。如果特朗普连任,能源转型之路在美国会有所停顿。但“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我相信能源转型的大势不可逆转。

2016年特朗普竞选时和就任都曾经宣示,他是“站在匹兹堡而不是在巴黎讲话”。但四年下来,美国的煤炭工业还是在没落,锈带还是锈带,还在继续生锈。

当权的政治家有自己的政治理念,他们大的政治决策都是基于他们的“基本常识”做出的。他们对能源、对石油天然气的基本认识和观念如何,他们面对的国情、国际大环境如何,是他们决策的基础。

由于权力的影响,他们的决策不论对错都会在一国或在一个历史阶段发生重大的影响,但历史地看,还是:“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市场投资人选择行业和股票的简单逻辑尽管每个决策的个体有自己不同的选择,多数人长期共同的选择,的确能说明趋势和潮流所在。重大的气候变化,重大的地质地震灾害会导致森林的毁灭,也许有少许“树坚强”能够继续存活,但我们不能否认,森林已经被毁灭了。

作者: 清研网

清研网总编辑室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269635262

邮箱: huangdonghong@treeyee.com

7*24小时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