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石油公司的差异化转型探索

文 | 侯明扬 供职于中国石化石勘院 2020年上半年,受新冠疫情在全球范围持续扩散造成世界经济增长大幅放缓,叠加OPEC+协议减产谈判破裂等因素影响,伦敦Brent和纽约WTI两…

文 | 侯明扬

供职于中国石化石勘院

2020年上半年,受新冠疫情在全球范围持续扩散造成世界经济增长大幅放缓,叠加OPEC+协议减产谈判破裂等因素影响,伦敦Brent和纽约WTI两大国际基准原油价格在上半年分别跌至近20年内最低水平,也直接导致全球油气市场发展面临严峻挑战。

在此期间,尽管苛刻的外部环境迫使石油行业内普遍采取削减上游投资等手段应对挑战,但部分国际石油公司在新能源领域的投资规模却保持了稳定甚至增长,明确了其在多重因素驱动下,差异化探索能源转型的积极态度。

差异化的转型

从区域的角度看,欧洲和美国石油公司对待能源转型的态度明显不同。一方面,以BP、壳牌、道达尔、挪威国油等为代表的部分欧洲背景石油公司采取了较为激进的能源转型策略。在战略层面上,此类欧洲石油公司普遍认为,“去碳化”和“电气化”是未来能源发展的明确方向,油气需求将逐年减少,石油公司必须向“大能源”企业转型。

其中,BP公司正式宣布,将积极应对全球能源市场新变化,力争在2050年前实现“净零排放”。在持续降低公司石油和天然气生产所产生的碳排放的同时,BP增加对非石油和天然气业务的投资比例。壳牌公司近年来坚持执行“压油、增气、拓绿”战略,也计划购买更多可再生能源领域拥有专长的技术公司,将电力等融入公司新的商业模式,并扮演“世界领先”的角色。

除此之外,BP和壳牌等石油公司还在重塑公司组织架构及相关业务。譬如,BP公司计划撤销先前自主经营权比较大的传统上、下游等业务板块,将公司细分为11个业务团队,包括战略与可持续发展部、生产与运营部、客户与产品部、气体与低碳部、创新与工程部等,以适应公司的转型发展。壳牌公司疫情期间也表示,正在对公司进行全面审查,并考虑成立一个专注可再生能源的业务部门,进一步向电力生产和分销、氢能等领域转移投资。

而以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龙为代表的部分美国石油公司则认为,疫情是石油大周期中的短波动,后疫情时代是有需求将延续增长态势,且达峰至少还需要10-15年,石油需求市场长期向好,因此采取了以“去碳化”为主的相对保守的能源转型策略。其中,埃克森美孚公司在稳定主业、持续降低生产成本的基础上,采取多种措施实现公司业务的低碳化,包括加强碳捕集与封存等技术研发、投资生物质能源以及持续剥离油砂等“高碳”资产等。

从转型具体选择上看,各石油公司之间也存在明显的差异。壳牌和道达尔是探索能源转型领域最多元化的国际石油公司,参与了包括氢能、储能、光伏发电、陆上风电、海上风电和碳捕集与封存等各类可再生能源投资。埃克森美孚公司则是国际石油巨头中最保守的“探索者”,仅参与了投资额较少的碳捕集与封存和生物质能投资。

Equinor、BP、埃尼和西班牙雷普索尔等国际石油公司则根据自身资源、技术禀赋,优先与现有优势结合的业务。譬如,从技术的角度看,在海上风电作业中,经济性更好的半潜式、柱状浮筒式和张力腿式等浮式风电结构的技术方案,均与深水油气作业平台设计及运行存在共通之处,有利于部分国际石油公司发挥建设运营海上油田的经验。

从投资的角度看,各国际石油公司之间同样差别较大。根据伍德麦肯兹公司估测,2016-2020年间,道达尔公司参与并购新能源资产合计接近60亿美元,占公司上游并购投资总额的20%以上;壳牌公司紧随其后,参与并购新能源资产合计超过20亿美元。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美国雪佛龙公司在此期间参与新能源资产并购不足1亿美元,仅占公司上游并购投资总额的3%以下。不过绝大部分石油公司保持了未来探索能源转型的投资力度。如道达尔今年在低碳和电力领域投资维持在15-20亿美元,占公司总资本支出的10-15%;BP公司则表示未来10年,每年将向低碳业务投资40-50亿美元。

能源转型的驱动力

一是环保驱动。近年来,为应对气候变化导致的全球变暖等问题,国际社会达成了包括《巴黎协定》在内的一系列“环保约束”共识,大多数国家都已在积极落实低碳发展,导致传统油气业务发展面临环保压力逐步增大,驱动部分国际石油公司逐步实施能源转型。

譬如,法国政府2017年宣布,不再颁布新的油气勘探许可,也不会办理现有勘探许可延期,2040年前将在本土和法属圭亚那等海外属地禁止一切油气勘探开发活动;意大利、荷兰和新西兰等国家2018年提出,将在部分陆域或海域内禁止油气勘探开发活动;欧洲委员会2019年底发布了《欧洲绿色新政》,宣布到2050年实现“气候中立”目标,不再将来自欧盟的温室气体释放到大气中;欧洲投资银行也决定,为应对气候变化的不利影响,自2021年起不再为包括油气在内的化石能源项目提供贷款。上述区域性环保政策的出台,对BP、壳牌、道达尔、埃尼、雷普索尔和挪威国油等欧洲油气巨头挑战较大。

此外,澳大利亚、南非和绝大部分西北欧国家开始执行碳税、碳排放交易机制,全球有约13%的温室气体排放被碳定价所覆盖,同样导致化石能源为主的传统油气公司未来发展所需支付成本将持续大幅提升,不得不主动探索面向绿色低碳的能源转型。

二是市场驱动。根据伍德麦肯兹公司估测,电能消费2035年将达到全球能源消费总量的27%以上,在此期间,其增速将达到化石能源消费增长的2倍。电能消费的持续增长将为太阳能和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及其相关产业提供巨大的发展空间,至2035年将推动中国、美国和欧盟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占比超过总量的20%。

各类新能源需求市场不断扩大,也吸引着包括部分石油公司在内的“各路人马”参与投资。其中,2020年2月,道达尔斥资5.1亿美元收购了印度企业集团阿达尼集团太阳能业务50%的股份,而实施此次收购的主要原因,正是印度太阳能市场规模将快速扩大,预计装机量将从2019年的81GW增至2022年的225GW。

同时,考虑到近年来全球原油市场因地缘风险、气候变化和新冠疫情等各类因素导致国际油气价格频繁大幅波动,严重动摇各国乃至世界实体经济发展以及金融市场稳定,部分油气进口国政府或将“痛下决心”,通过大力扶持氢能、核能、地热、电动汽车等具有比较优势的本国新能源产业发展,保障国内能源供给安全。这同样对全球石油与天然气市场产生颠覆性影响,并推动石油公司加快探索能源转型。

三是效益驱动。随着技术进步推动行业降本增效成果显著,风、光、氢等新能源及相关电动汽车产业发展成本持续降低。根据美国权威咨询机构Lazard公司对该国2019年各类能源发电的全生命周期平准化成本(LCOE)最新评估结果,2009-2019年间,陆上风电LCOE下降70%,10年来年平均下降11%;大型地面光伏LCOE下降89%,10年来年平均下降20%。其中,陆上风电2019年LCOE仅为28-54美元/兆瓦时,总体低于天然气联合循环44-68美元/兆瓦时的水平。

各类新能源成本的持续降低,使得其开发项目在效益上已初步具备对传统油气项目的竞争力。

跟据伍德麦肯兹公司统计,2014年以来,雪佛龙、壳牌、道达尔、埃尼和BP等国际石油公司已投资或计划投资的部分新能源项目,平均内部收益率接近15%,对部分传统上游油气开发项目已初具竞争力,为石油公司未来转型发展在经济上增添了信心和动力。

中国油公司如何借鉴“国际经验”

在战略层面,探索能源转型要加强战略定力,要在充分论证基础上,制定出面向未来的转型发展路线图,并长期贯彻执行。

丹麦当前最大的能源企业沃旭能源,前身是1972年成立的丹麦石油天然气公司,成立后主要从事北欧区域的油气勘探开发活动。但随着北欧乃至整个欧洲低碳发展趋势的确立,该公司前后耗费10年时间,经过严肃论证、严谨规划和严格执行,最终成为全球海上风电巨头,并于2016年改名沃旭能源。

战术层面的要求则更加复杂。

首先,在后疫情时代要稳定探索能源转型的投资规模。2020年上半年,尽管苛刻的外部环境迫使石油公司普遍削减上游投资30%以上,但部分国际石油巨头在新能源领域的投资规模却保持了稳定甚至增长。其中,道达尔公司今年在低碳电力领域投资仍将维持在15-20亿美元,在公司总投资中的占比保持在10-14%左右,有效地保障了面向新能源的转型探索,其总装机规模6吉瓦的风能和太阳能投资项目得以在第二季顺利开启。

其次,转型发展的方向应优先与现有优势业务结合。挪威国油过去数十年“深耕”海上油气勘探开发业务的挪威北海附近海域,风能也极为丰富,因此选择海上风电业务作为公司转型发展主要方向。从技术的角度看,海上风电的水深超过30米,传统单桩基础固定式风机结构就显得不够经济,而经济性更好的半潜式、柱状浮筒式和张力腿式等浮式风电结构的技术方案,均与深水油气作业平台设计及运行存在共通之处,有利于挪威国家石油公司发挥建设运营海上油田的经验。

再次,选择“先试验后推广”的新业务进入路径。仍以挪威国油为例,其计划成为海上风电巨头的核心技术指标是在2035年前实现12-16GW的净权益装机容量。目前,公司仅有约0.4GW的海上风电装机容量为自运营项目,其余均为非作业者的参股项目。为进一步提高未来直接运营海上风电项目的能力,其将DoggerBank项目作为成为风电项目直接运营者的重要试点,该项目A、B、C三期拟建设装机容量分别为1.2GW,项目建设由英国SSE公司完成,之后将转为挪威国家石油公司运营。

最后,要提高新业务财务指标的竞争力。作为以盈利为最终目的的企业,新业务在财务上竞争能力的不断提高才是左右国际石油公司实施能源转型的根本驱动。

丹麦石油天然气公司转型前是一家濒临破产的以油气等化石能源开发为主业的能源公司,其转型为海上风电企业后,公司股票价格在2016-2019年间上涨165%,仅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即增长33%,坚定了各类股东未来彻底放弃化石能源,并在全球范围内进一步加大陆上风电、太阳能和储能等其它新能源产业投资的决心。

作者: 清研网

清研网总编辑室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269635262

邮箱: huangdonghong@treeyee.com

7*24小时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