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背景下黑龙江省对俄边境旅游发展面临的问题与对策

边境地区是国家经济、政治、文化的边缘地带,关乎边境安全稳定和国家战略利益。相较于与俄罗斯接壤的其他中国省区,黑龙江省与俄罗斯接壤的边境线最长、对俄旅游开展最早且一度最繁荣。但是,近…

边境地区是国家经济、政治、文化的边缘地带,关乎边境安全稳定和国家战略利益。相较于与俄罗斯接壤的其他中国省区,黑龙江省与俄罗斯接壤的边境线最长、对俄旅游开展最早且一度最繁荣。但是,近些年黑龙江省对俄边境地区的旅游业发展乏力,收益增长缓慢。因此,黑龙江省要有应对边境地区旅游市场“重新洗牌”的危机意识,审视自身在新格局里的竞争劣势,积极探求破解之法,从而提高政府干预的靶向性和实施效果。“一带一路”背景下黑龙江省对俄边境旅游发展面临的问题与对策插图

一、“一带一路”倡议

对中俄边境旅游市场的影响

2012年,中俄两国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旅游局和俄罗斯联邦旅游署关于进一步扩大旅游合作的谅解备忘录》,明确了两国将在旅游信息和资源共享、旅游市场营销与推广、旅游技能发展与培训等方面进一步加强合作。“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对中俄边境旅游市场格局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主要表现在以下两方面:

一方面,推动更多内陆城市进入对俄旅游市场,削弱了边境地区对俄旅游的地缘优势。中国边境地区对俄旅游合作的地缘优势曾经非常突出,其中,黑龙江省是最早开展中俄经贸合作和对俄边境旅游的地区,其陆地口岸数量最多,而且对俄实施经贸开放和跨境旅游时间最早。随着中俄战略合作的不断深化,以及两国政府高层的积极推动,双边旅游合作得到快速发展,不仅采取签证便利化措施,还积极开通了中俄城市间直达新航线,从边境地区先行先试,向内陆更大范围不断延伸。近几年,国内多个城市开始实施便捷的落地签政策,部分城市开通直达俄罗斯城市(如莫斯科、圣彼得堡)的航班,打破了边境地区凭借与俄罗斯接壤的地缘关系形成的签证入关、交通便捷和旅游价格低等优势,内陆地区则凭借自身优越的旅游资源禀赋和时尚宜居的都市魅力,吸引了大量俄罗斯入境游客。例如,自2005年中国实施对俄旅游全面开放政策以来,中俄直航的城市越来越多,黑龙江省作为赴俄旅游、来华旅游的中转站地位被削弱,北京、上海、西安等内陆热点城市成为俄罗斯游客来华旅游的直达目的地;三亚、大连、北戴河、烟台、青岛等地的旅游竞争优势日渐凸显;2013年,北京、上海、广州、成都、重庆等城市率先开始实施外国人72小时过境免签政策,其他城市也先后获批准实施该政策,政策惠及包括俄罗斯在内的多个国家,极大地刺激了外国游客在中国境内的短程旅游。自2019年开始,北京、天津、石家庄、秦皇岛、上海、杭州、南京、沈阳、大连、青岛、成都、厦门、昆明、武汉、广州、深圳、揭阳、重庆、西安、宁波20个城市的27个口岸实施外国人过境144小时免办签证政策,并在京津冀、长三角等地区实现区域、口岸联动。目前,辽宁、山东、海南等省份的海滨城市和北京、上海、广州等城市备受俄罗斯游客青睐,黑龙江省面临着来自这些城市的强有力竞争。

另一方面,激励更多旅游目的地和客源地参与对俄跨境旅游合作,驱动对俄跨境旅游合作格局重心西移。中俄跨境合作的传统模式一直是“旅游搭台、经贸唱戏”,以往中俄战略合作的重点在东北亚经济圈,主要包括黑龙江、吉林、内蒙古三地的口岸城市(如黑河、珲春、满洲里等),以及俄罗斯远东边境地区的中心城市(如布拉戈维申斯克、哈巴罗夫斯克、符拉迪沃斯托克等)。其中,黑龙江省凭借漫长的边境线、数量众多的陆地口岸和品种丰富的农副产品等条件形成了显著的区位优势,被誉为对俄和东北亚区域开放的“桥头堡”,自然而然成为中俄跨境旅游合作的中心。但是,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和实施,国家发改委重新规划了中蒙俄经济走廊的东、西两条路线。东线为东北通道,须从东北三省出发,经由内蒙古自治区满洲里口岸进入蒙古国东部和俄罗斯远东地区,途经地区多为中、蒙、俄的经济欠发达地区。虽然东线经过多年运作趋于成熟,但是从跨境距离、交通成本和经济效益等指标来看,远不及西线的华北通道经济、便捷,即从京津冀出发,经由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至二连浩特口岸进入蒙古国腹地(首府乌兰巴托及周边经济发达地区),然后进入俄罗斯西伯利亚中部地区(其经济发展水平高于远东地区)。因此,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和中蒙俄经济走廊西线的打通,以及商贸往来对跨境旅游的驱动效应日益凸显,对俄跨境旅游合作格局的重心向西移动的概率逐步增加,即从黑龙江省向内蒙古自治区转移,从黑河、绥芬河等口岸向满洲里、二连浩特等口岸转移。“一带一路”背景下黑龙江省对俄边境旅游发展面临的问题与对策插图(1)

二、“一带一路”背景下黑龙江省

对俄边境旅游发展面临的问题

2013年以来,“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和实施对中俄边境地区的旅游产业发展产生了极大影响。黑龙江省作为中国对俄边境旅游的核心地区,面临市场竞争日益激烈和传统优势丧失所带来的诸多问题。

首先,黑龙江省面对来自内陆城市的强有力竞争,急需深度开发自身的地缘优势,并积极创造地缘优势以外的竞争优势。近些年,黑龙江省对俄合作的地缘优势逐渐被弱化。究其原因,黑龙江省本身就是国内经济欠发达地区,也是中华文化发展相对落后地区,冬季漫长寒冷,夏季宜人短暂,与俄罗斯的气候和地理条件相似。就对俄罗斯入境游客的吸引力而言,其自然景观不如南方省份的沙滩、海水和暖阳令人心仪,其人文景观不如中原省份的古城底蕴、时尚潮流和盛世荣华让人向往。因此,黑龙江省的入境客源长期局限于俄罗斯远东地区,很少有俄西部发达地区的优质客源。就跨境交通而言,黑龙江省的航空口岸优势不突出,而且缺少通往俄罗斯欧洲城市的直达航班;陆地口岸数量众多,却是以公路客运和公路运输为主,跨境铁路客运有待建设。省内作为航空口岸的门户机场仅哈尔滨太平国际机场1家,其直达航班主要通往俄罗斯远东与西伯利亚地区,而至俄罗斯欧洲城市须经中国其他城市的航空口岸中转;2016年开通的哈俄班列须经内蒙古满洲里口岸入境,2019年才开通经本省口岸(绥芬河)入境的中俄班列;从边境口岸至俄罗斯西部,须经内蒙古满洲里中转;此外,省内跨境铁路条件也刚刚改善,2019年6月同江中俄跨江铁路大桥才贯通,而中俄黑龙江大桥在2019年11月末才完成合龙和交工,其经济价值有待表现。就签证办理而言,目前仅绥芬河市于2014年开通中国对俄首条“免签”旅游线路(符拉迪沃斯托克-绥芬河-哈尔滨),哈尔滨市2015年才成为外国人72小时过境免签城市,落后于国内部分城市,尤其是享有外国人144小时过境免签的城市。因此,目前黑龙江省在旅游产品、客源构成、交通条件、旅行价格和过境政策等方面并不具有显著优势,有些方面甚至处于相对劣势。

其次,黑龙江省面临中俄跨境旅游合作格局重心西移的威胁,急需重新定位自身在“一带一路”框架中的角色和作用,形成新的对俄跨境旅游区位优势。根据中国《边境旅游暂行管理办法》,边境旅游是“经批准和指定的旅游部门组织和接待我国及毗邻国家的公民,集体从边境口岸出入境,在双方政府商定的区域和期限内进行旅游活动”。边境游客包括本国和毗邻国家的出入境游客,还包括前往本国边境的本国居民和非毗邻国家的出入境游客。边境旅游始终是黑龙江省对俄旅游市场的核心部分,在“一带一路”框架下,黑龙江省发展对俄边境旅游面临的问题是:

第一,如何提高自身的旅游竞争力,避免更多俄罗斯入境游客和中国出境游客流失。如果对俄旅游合作格局的重心西移,自黑龙江省边境口岸入境的俄罗斯休闲游客所受影响较小,因为这些游客主要是来自远东地区的短程游客,他们到口岸城市购买物美价廉的生活用品,消费品种多样的休闲服务,没有必要舍近求远去内蒙古自治区。但是,重心西移会显著影响自黑龙江省边境口岸入境的俄罗斯商务游客和出境的中国商务游客及休闲游客,以及从省会哈尔滨入境的俄罗斯商务和休闲游客。一方面,如前所述,在“一带一路”框架中,中蒙俄经济走廊西线比东线的经济效率高,三国跨境经贸合作机会自然更多流向内蒙古自治区,而非黑龙江省。实践证明,商务旅游与经贸往来高度相关,随着内蒙古自治区对俄贸易额的不断攀升而黑龙江省对俄贸易额的逐年下降,两地的俄罗斯游客数量已经出现截然相反的变化趋势。统计数据表明,2015-2018年黑龙江省的俄罗斯入境游客数量持续下降,内蒙古自治区的俄罗斯入境游客数量持续上升,且口岸城市的俄罗斯入境游客占全自治区的比重相当高。另一方面,边境地区的旅游竞争力并不仅仅取决于自身,还受邻国边境旅游资源禀赋的影响。就自然风光和人文习俗而言,黑龙江省与俄罗斯边境口岸之间的差异不如内蒙古自治区和俄罗斯边境口岸之间的差异显著,尤其是满洲里地处中蒙俄三国交界处,游客既可以领略塞外草原风光,还可以同时感受三国文化差异,性价比自然更高些。因此,随着三国跨境旅游合作和跨境旅游资源开发的深入及跨境旅游便捷度的提升,内蒙古自治区也将吸引大量前往俄罗斯观光休闲的国内出境游客。

第二,如何提升黑龙江省作为中蒙俄经济走廊东线节点的作用。在“一带一路”框架下,黑龙江省要提升自身作为中蒙俄经济走廊东线节点的作用,需要着重思考下列问题:一方面,如何挖掘黑龙江省的最大价值,链接中俄蒙经济走廊东线与东北亚经济圈,进而提升东线整体的经济价值与效率?黑龙江省本身经济不发达,急需把握“一带一路”建设的机会,争取到中央的项目支持,牵动资金和人才投入,促进地区经济发展。如前所述,目前黑龙江省在中蒙俄经济走廊中不占优势,黑龙江省的优势在于身处东北亚经济圈,其漫长的对俄边境线分布在省域北端和东端。其中,北端诸口岸依次分布在黑龙江沿岸;东端的绥芬河口岸是通向日本海的中、俄、日、韩陆海联运国际大通道的节点和枢纽,主要承担中俄国际联运和中外旅客运输任务,乘列车和客车可达俄罗斯远东地区最重要的贸易港和海运港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2018年11月哈牡高速开通以后,哈尔滨经牡丹江至绥芬河的交通时间已经从7.5小时缩短至3小时,大连至绥芬河从20小时缩短至7.5小时,交通可达性和便捷性大大提升。因此,在黑龙江省内铁路交通状况大大改善的条件下,可以考虑在中蒙俄经济走廊东线中引入新的节点和新的支线。

另一方面,如何促进边境地区对俄经贸与旅游、交通与旅游的融合发展,带动边境的商务游、自助游、自驾游和跨境游发展?如前所述,黑龙江省要积极发挥自身的地缘优势,在“一带一路”框架下积极开发新的区位优势,促进省会哈尔滨与相关口岸的海外经贸合作,积极发展边境对俄商务旅游和会展旅游。此外,黑龙江省边境发展对俄的生态游、自驾游、度假游的潜力也很大。例如,东端重要口岸绥芬河市受牡丹江市管辖,牡丹江市地处中、俄、朝合围的“金三角”腹地,分布着森林、湿地、湖泊等类型丰富的自然旅游资源和重要的历史文化遗址。又如,北端国道G331抚远至漠河(省界)段是国防战略通道,沿界江分布着抚远、同江、萝北、嘉荫、逊克、孙吴、黑河、呼玛、漠河等诸多口岸。该公路贯通的对俄口岸位于大小兴安岭森林生态功能区或三江平原湿地生态功能区内,是野生动植物资源多样、原生态环境优美的自然景观资源富集区。此外,2019年6月同江中俄跨江铁路大桥(同江-下列宁斯阔耶)贯通,2019年11月末中俄黑龙江大桥(黑河-布拉戈维申斯克)交工。随着北端口岸跨境交通条件显著改善,当地的跨境贸易与物流业会快速发展。因此,在黑龙江省内铁路交通状况大大改善的条件下,需要重新思考如何促进边境对俄经贸与旅游、交通与旅游的融合发展。“一带一路”背景下黑龙江省对俄边境旅游发展面临的问题与对策插图(2)

三、“一带一路”框架下黑龙江省

对俄边境旅游竞争力提升对策

首先,省会哈尔滨市需要加大资金投入和基础设施建设力度,深度开发自身的地缘优势,提升在交通条件、客源构成、旅游产品和过境政策等方面的非价格竞争力。在此基础上,发挥自身作为黑龙江省对俄旅游核心城市的作用,与省内对俄口岸城市形成良好的联动效应和辐射效应。一方面,随着中国内陆城市纷纷加入对俄旅游市场竞争,黑龙江省在地缘优势方面遭遇严峻挑战,急需加大投入,改善交通和区位条件。哈尔滨市是中蒙俄经济走廊东线的重要节点,也是中国(黑龙江)自由贸易实验区的核心区——中国唯一以对俄合作为主题的国家级新区。根据《哈尔滨市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三年行动计划(2019-2021年)》,未来哈尔滨市将重点实施跨境综合交通枢纽建设行动,畅通国际经贸通道,具体包括:完善铁路跨境运输体系建设、实施哈尔滨国际航空枢纽建设、推进公路跨境运输通道建设、加快通信基础设施建设。随着哈尔滨市与省内边境口岸城市的陆路交通、与俄罗斯欧洲城市和远东地区的水陆空交通、与日韩和欧美地区核心城市的航空交通更为畅通便捷,哈尔滨市对俄旅游交通的费用和时间成本会显著降低,而哈尔滨市在东北亚经济圈和中蒙俄经济走廊中的区位优势会进一步加强。跨境贸易和国际物流的发展会为哈尔滨市及全省带来大量商务游客,俄罗斯游客数量势必增加且不局限于远东地区,入境游客来源将趋于多样化。因此,哈尔滨市需要积极开发商务游和都市游的精品旅游线路,提供针对商务游客的食、住、行、游、购、娱产品,尤其要重视完善游客的娱乐和购物环境;还要优化对俄通关环境,积极争取更多的免签、落地签和电子签优惠政策,如开通更多条对俄“免签”旅游线路,获得外国人144小时过境免签资格等。另一方面,黑龙江省的冰雪旅游和俄罗斯风情游对中国游客而言令人心仪,但是对来华俄罗斯游客而言,不如滨海风光、古城底蕴、都市繁华令人心动,这在客观上要求发展旅游新业态,与国内内陆城市形成差异化竞争。哈尔滨市是黑龙江省的经济、政治和文化中心,也是中俄文化杂糅程度最深的城市,省内俄罗斯留学生众多,而且培养了大量俄语人才,最适合开展与中俄文化交流相关的修学旅游和节事旅游。根据《哈尔滨市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三年行动计划(2019-2021年)》,未来哈尔滨将“联合国内基础教育阶段俄语学校及俄罗斯基础教育学校,成立中俄中学联盟,推动基础教育领域对俄国际合作与交流”,以及“推动金源文化、民俗文化、音乐文化走向俄罗斯市场,引进俄音乐艺术团队长期驻场演出,配合俄方举办各种艺术展览”。因此,哈尔滨市需要积极推进文化与旅游产业的融合发展,关注中俄双方中小学生的修学旅游,如积极开发艺术夏令营、体育夏令营等修学旅游品牌,并积极开发与中俄教师培训、学术研讨相关的会议旅游品牌。

其次,对俄边境口岸地区要积极开展跨境旅游合作,促进边界的屏蔽效应向中介效应转化,联合开展边境旅游产品与服务创新,增加俄罗斯入境游客和中国出境游客的数量。在“一带一路”框架中,黑龙江省对俄边境口岸正面临来自内蒙古自治区对俄边境口岸的严峻挑战,不仅对俄进出口贸易额和来华俄罗斯游客数量连年下降,而且赴俄中国出境游客经哈尔滨市中转至内蒙古自治区对俄口岸而非黑龙江省对俄口岸的比重较高。因此,黑龙江省边境口岸急需强化中俄跨境旅游合作,整合中俄跨境旅游资源,形成跨境旅游产品的组合竞争优势。20世纪90年代以来,在世界地缘政治格局演变和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跨境交往日益频繁,边境旅游合作受到重视,学者们普遍认为边界效应(包括阻滞效应和中介效应)是影响跨境旅游合作效果的关键。其中,阻滞效应亦称屏蔽效应,指两国间的行政边界阻碍双方生产要素之间的联系,以及国民跨境旅游的需求与实践。边界因素既包括物理障碍因素,如防御工事、边界围栏等,也包括心理障碍,如不同国家的经济、政治和社会文化环境带给游客的心理压力。与之相反,中介效应是指行政边界两边的地区因国别不同而形成差异化的旅游景观、经济结构、政治体制、社会环境和文化氛围等,因而能够对双方国民产生旅游吸引力,激发跨境旅游动机。跨境旅游合作要求双方边境政府积极合作,协作处理边界因素与其他多种因素共同作用所产生的屏蔽效应,这些因素涉及国际关系、人均收入、汇率变动、油价、海关货运费和服务税、出关手续、边检人员服务效率等。黑龙江省政府应积极推进边境地区与相邻的外贝加尔边疆区、阿穆尔州、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犹太自治州、滨海边疆区、萨哈林州等地的跨境合作,促进发挥边界中介效应。双方应联合开发跨境旅游资源,进行边境旅游产品与服务创新,进而吸引更多来华的俄罗斯游客和中国出境游客到此游玩。例如,犹太自治州是俄罗斯远东地区气候最佳的医疗矿泉胜地,也是国家级大型疗养基地,如果黑龙江省边境地区与之进行深度合作,就可以联合创新界江观光、温泉疗养、休闲购物等边境游项目,还可以实现合作区内人民币与卢布的自由流通、区域游客免签等。

最后,对俄边境口岸地区要积极加入“一带一路”框架下中蒙俄经济走廊东线的经济系统,链接中俄蒙经济走廊东线与东北亚经济圈,促进边境对俄经贸与旅游、交通与旅游的融合发展,带动边境的商务游、自助游、休闲游和跨境游发展。一方面,黑龙江省东端口岸城市绥芬河是中、俄、日、韩陆海联运国际大通道的关结点和枢纽,能与中蒙俄经济走廊东线起点大连市、节点哈尔滨市形成金三角,链接起中蒙俄经济走廊与东北亚经济圈,建立起参与国家更多、牵动区域更广的国际分工体系,而且可以借助经贸与旅游融合发展,形成强大的经济辐射效应。绥芬河市享有“国境商都”美誉,因中东铁路与满洲里市结成姊妹城,2018年哈牡高铁开通后至哈尔滨市的交通时间缩短至4小时,至大连市的交通时间缩短至7小时;与俄罗斯远东滨海边疆区陆地相连,经由符拉迪沃斯托克港、纳霍德卡等海港,陆海联运可直达日本的横滨、新岛,韩国的釜山,朝鲜的清津、罗津,美国的西雅图。“一带一路”倡议实施以来,绥芬河市在中俄跨境贸易合作、物流合作、金融合作和旅游合作等方面表现出了巨大潜力。例如,2013年,绥芬河市经国务院批准成为中国首个卢布使用试点城市,外币行使与主权货币同等的功能,跨境外汇结算非常便利;2018年,中俄双方商定在绥芬河-波格拉尼奇内口岸成立跨境经济合作区;2018年4月,绥芬河市至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市的旅游专客在绥芬河市国际客运站首次发车,无需在波格拉尼奇内中转;2018年4月,中俄开始正式商议兴建绥芬河至符拉迪沃斯托克高铁,俄滨海边疆区政府与中铁东方国际集团签署了相关的意向性协议。综上所述,未来绥芬河市作为中、俄、日、韩陆海联运国际大通道的关结点和枢纽作用将会进一步强化,加入中蒙俄经济走廊东线后,可与大连市、哈尔滨市形成金三角,产生强大的经济驱动力,进而催生更大规模的对俄旅游市场。因此,东部对俄边境地区可考虑以绥芬河市为中心,积极开发牡丹江地区的对俄商务游、会展游和自助游产品,联合开发东宁、绥芬河、密山、虎林、饶河等口岸城市,打造多条中俄界江游、跨境休闲与购物游产品。

另一方面,黑龙江省北端漫长的边境线上分布着诸多口岸城市,这些城市分布于黑龙江沿岸,虽然单个城市的旅游资源禀赋并不突出,但是通过交通与旅游融合发展,就可以打通境内和跨境陆上交通,加强境内和跨境旅游合作,形成联合开发边境自驾游、休闲游的组合优势。就境内交通而言,国道G331抚远至漠河(省界)段是国防战略通道,与俄罗斯隔江相望,贯通黑龙江沿岸的佳木斯、鹤岗、伊春、黑河、大兴安岭等5个地级市和抚远、同江、绥滨、萝北、嘉荫、逊克、孙吴、爱辉、呼玛、塔河、漠河等11个边境口岸县(市)。但是,目前存在着主线公路基础设施建设标准偏低、路面性能较差,信息化程度整体偏低,各路段通行能力及服务水平不够均衡,以及旅游线路缺乏顶层规划、旅游主题驳杂且特色不突出、旅游服务设施相对落后、通讯服务设施不完善、网络信号覆盖率低等问题。就跨境交通而言,随着跨境铁路和公路设施的联通,黑龙江省乃至东北地区与俄罗斯远东地区的经贸合作将步入全新阶段。例如,2019年6月,同江中俄跨江铁路大桥贯通,同江口岸与俄罗斯下列宁斯阔耶口岸连接,与西伯利亚大铁路相贯通,东连远东最大城市哈巴罗夫斯克,西通欧洲大陆;2019年11月末,中俄黑龙江大桥合龙,预计2020年8月底黑河-布拉戈维申斯克联检设施项目和路面硬化完成。黑河-黑龙江大桥口岸联检区全年过客能力将达到285万人次、过货能力将达到620万吨,人员货物通关能力将大幅提高。因此,北部对俄边境地区可以考虑将国道G331抚远至漠河路段建成旅游景观公路,游客沿公路自驾穿越12个口岸,饱览中国北疆的界江、界湖、界岛、森林、草原、湿地、山地等自然景观以及沿岸古建筑、遗址遗迹、历史文化和民族风情等人文景观;借助陆路和水运的跨境交通优势,与俄方合作开通抚远经哈巴罗夫斯克至尼古拉耶夫斯克的国际游轮航线;依托黑河、抚远等重点边境口岸,利用自贸试验区政策,加快形成多点进出的跨境自驾游体系。  

作者:张毅,中国社会科学院旅游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黑龙江大学历史文化旅游学院副教授

原文刊载于《西伯利亚研究》2020年第3期,有删节,图表及注释略

作者: 清研网

清研网总编辑室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269635262

邮箱: huangdonghong@treeyee.com

7*24小时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