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只有武汉,没有武汉城市圈

2007年,武汉“1+8”城市圈(武汉、黄石、鄂州、孝感、黄冈、咸宁、仙桃、潜江、天门)获批“两型社会”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湖北省启动城市圈综合交通规划,提出武汉城市圈环线高速公路…

2007年,武汉“1+8”城市圈(武汉、黄石、鄂州、孝感、黄冈、咸宁、仙桃、潜江、天门)获批“两型社会”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湖北省启动城市圈综合交通规划,提出武汉城市圈环线高速公路概念。

从来只有武汉,没有武汉城市圈插图

武汉城市圈环形高速


环线建设并非一帆风顺,2009年就开工的麻竹高速麻城至红安段,因原投资商资金链断裂,多次停工成了“烂尾路”。直至去年省交投接手后,才得以建成。8月,大随至汉十段通过交工验收。至此,历经12年、全长560公里的武汉城市圈环线高速“画圆”贯通。

跟磕磕绊绊的环线不同,城市圈城铁建设进展顺利。湖北省铁路处近日表示,武仙(武汉-仙桃)城际铁路将在11月建成开通。此前,武咸城际(武汉-咸宁)2013年开通,武黄(武汉-黄石)城际、武冈(武汉-黄冈)城际2014年开通,汉孝(武汉-孝感)城际2016年开通。加上处于规划期的武天(武汉-天门)城际,武汉将有6条城际铁路。

尴尬的是,上述四条开通多年的城际铁路,客源很难称得上充足。湖北日报今年1月8日公布的数据显示,4条城际铁路日均开行列车约120对,发送旅客约5万人。相较之下,国内首个城际地铁广佛线日均客运量近60万人次;2018年上半年京津城际日均客运量8.2万人次;2018年国庆假期,广深城际铁路单日客流近8万。

拿二线的武汉城市圈和一线的广深、京津城市圈来对比是不公平的。不过,1条城际铁路日均1.25万人的运量,却是武汉城市圈的缩影——尚无良好产业协作关系,圈内通勤需求不足,地区开放有限。对其余八个亟待产业哺育的城市来说,武汉在省内一家独大,且外溢作用并不明显。

武汉独占1+8城市圈GDP近6成

统计公报显示,2018年武汉市常住人口1108万人,比2017年增加18.8万人,比2015年增加47.3万人。不仅人口规模持续扩大,武汉常住人口在省内占比也逐年提高,2018年占18.73%,比2017年提高0.27个百分点,比2015年提高0.6个百分点。在城市圈内部,武汉人口快速增长,但外围城市人口外流明显,城市圈整体呈现人口外流趋势。

搜狐城市观察2007年-2017年各市GDP增长率,发现武汉市GDP一直保持10%左右的增长,甚至有多个年份超过20%,其他城市增长率并不稳定。2018年,武汉城市圈GDP总量为24897亿,武汉为14847亿,占比59.6%。

多年来武汉市GDP在城市圈占比均在50%以上,且基本上呈逐年上升之势,其他8个城市虽然也在上升,但对城市圈GDP贡献率却是逐年下降的。这与上海、南京在同等发展时期的趋势不同,2000年后,上海GDP占上海城市圈比重开始下降,南京也在2005 年后不断下降。

从来只有武汉,没有武汉城市圈插图(1)

武汉GDP在城市圈占比

武汉城市圈周边城市产业低水平同质化竞争明显,各类企业仍以武汉为核心集聚。无论是劳动、资本密集型,还是技术密集型企业,武汉各类产业的企业数量均超过城市圈80% (2016年),如金属加工业占比93%、交通设备制造业占比91%、纺织与服装业占比84%。各类型产业集中在武汉城市内部,武汉郊区及城市圈周边县市形成典型的“产业阴影区”。

从来只有武汉,没有武汉城市圈插图(2)

而且,武汉非核心功能集聚态势仍在继续,以纺织服装制鞋业为例,2003-2016年,武汉企业数量占城市圈企业数量的比例由35%升至43%,而上海同一时期比例由21%降至15%。

这也导致武汉对周边城市的产业关联较弱。武汉在全国范围内的主要联系城市是上海、南京等长三角特大城市,以及襄阳、宜昌等省内大城市,与城市圈内部城市的关联较弱。数据显示,2016年,武汉对周边八市的投资仅为30亿元,远低于同时期的上海对周边地区(1929亿元)、南京对都市圈(246亿元) 的投资。

由于武汉市仍处于中心城市聚集阶段,在城市圈建设的推进过程中,其扩散功能发挥有限,反而从周边城市中聚集了许多优势资源,从而大大降低了周边县市对一体化发展的热情。目前,九个城市间协同合作意愿不强,导致产业构成雷同,没有形成优势整体来共同提升城市圈经济实力,反而在彼此竞争中消耗了更多资源。

武汉地铁进入鄂州引发扩容猜想

武汉城市圈属于单核极化模式,众多资源往武汉过于集中,生产总值、固定资产投资、公共财政预算收入、实际外商直接投资,都是武汉一家独大。

不仅如此,武汉城市圈内部城市的发展还呈现出梯度明显、等级分明的特点。从经济联系强度而言,形成了四大梯度,第一梯度为武汉,第二梯度为“黄冈+孝感+黄石”,第三梯度为“鄂州+咸宁+仙桃”,第四梯度为“天门+潜江”。

事实上,武汉辐射力偏东偏北的态势一直存在。孝感、黄冈和武汉经济联系强度最高,黄石、鄂州、咸宁排在第二梯队,仙桃、天门、潜江受武汉辐射相对较弱。武汉对西南方向的辐射较弱,一方面是由于这些地方与武汉距离较远,另一方面是武汉西南方本身具有大片待开发区域,如蔡甸、汉南区等,消耗了一部分产业转移。

2014年获批的武汉城市圈区域发展规划(2013-2020年)提出,武汉重点发展金融、商贸、物流等现代服务业,汽车、节能环保、新一代信息技术等先进制造业;黄石重点发展特种钢材、铜铝冶炼及深加工、新型建材等主导产业;

鄂州重点发展医药、精细化工等产业。

从来只有武汉,没有武汉城市圈插图(3)

按照规划,武汉城市圈将重点构建“一核一带三区四轴”区域发展格局和“一环两翼”区域保护格局。处于“一带”之中的黄冈鄂州黄石组群,无疑最容易得到“一核”武汉的辐射。


从固定投资的角度来看,武汉城市圈投资的重点一直放在武汉及其邻近市。鄂州,黄石在2010年之后投资力度不断加强,但三个城市之间的差距也较大,武汉市人均固定资产投资远高于鄂州,鄂州远高于黄石;其他各市固定资产投资虽连年增长,但所占比例较小,与武汉、黄石和鄂州差距巨大。

从来只有武汉,没有武汉城市圈插图(4)

7月,武汉城市圈首条跨城地铁——武汉轨道交通11号线三期葛店段工程顺利贯通。11号线葛店段是武汉地铁走出武汉的第一条地铁线,鄂州也因此成为省内第二个拥有地铁的城市。建成通车后,市民乘地铁从武汉光谷火车站到鄂州葛店南站仅需40分钟。此外,武汉“027”电话区号进入鄂州已于去年试点成功后逐步推广。

把区号统一也许还不是故事的结局。在近日召开的湖北省政协十二届九次常委会上,有政协委员提出了涉及武汉区划调整的构想。《湖北日报》的报道披露了构想的核心内容:“突破目前‘1+8’武汉城市圈格局,把相关县市并入武汉,拓展武汉发展空间,建设向东延展、向海开放的大武汉。”

辐射力弱,武汉为产业升级交学费

城市想要做大的理由很简单,但是虚胖没有任何意义。目前,作为城市圈的核心城市,武汉与周边地区联系程度的强弱,直接反映了武汉经济辐射能力的大小。同时,武汉城市圈发展好坏,也直接关系到武汉国家中心城市的地位。那么武汉的辐射力在国家中心城市中究竟处于什么水平?

有研究数据显示,九个国家中心城市中,北京、上海在资源创造、创新能力、开放水平等方面都领先其他城市较多,处于第一梯队;郑州、西安在这三方面都得分较低,处于第三梯队;广州、天津、武汉、重庆、成都互有领先之处,处于中间梯队。

2019年武汉市常住人口规模1112万,在所有的国家中心城市中排名仅比第三梯队的郑州高一点。武汉市土地面积比广州、上海都大,但是常住人口只有广州的三分之二,不到上海的二分之一。较小的人口规模反映了武汉对全国的经济辐射能力有限。

经济总量方面,武汉GDP总值过1.5万亿,但在第二梯队中排名倒数第二,总体经济实力相对较弱。A股上市公司武汉也只有60家,仅仅比同一梯队的天津、重庆多,且差距并不明显。

由此可见,不论是在人口还是经济总量上,武汉市经济规模总体来说还是较小,而人口和经济总量是影响城市经济辐射力的两个重要因素。

武汉市人均固定资产投入不低,在所有国家中心城市中排名靠前,相反上海、北京、广州在这个指标上得分偏低,可见过多的固定资产投入反而限制了创新能力,资金大量流入固定资产投资领域,使用于创新的资金有限,造成城市建设规模大,创新能力不强的局面。创新是一个城市的内在动力,如果没有充足的资金保障,创新活动也不能有效进行。

从来只有武汉,没有武汉城市圈插图(5)

2019年国家中心城市人口及生产总值对比

固定资产投入是从社会层面衡量创新资金基础,而规上企业研发经费则是从微观层面衡量创新资金基础,武汉在这个方面表现较差,在第二梯队中,武汉市排名最后,仅比第三梯队的郑州、西安高一点。城市间的竞争依靠的就是企业实力,较低的研发投入限制了创新水平,而且在梯队转移中处于不利地位,制约了武汉对周边的经济辐射力。

有专家认为,武汉必须尽快提升产业层次,形成研发设计、运营、市场等环节。这样一来,制造生产环节就能外溢到周边城市,整个城市圈才能分工协作良好。不过,在产业升级上,武汉还在交学费。武汉东西湖区政府近日发文指出:武汉弘芯半导体项目存在较大资金缺口,随时面临资金链断裂风险;项目基本停滞,剩余千亿资金今年难申报。

从来只有武汉,没有武汉城市圈插图(6)

国家中心城市开放水平差异明显

此外,从2016年的数据来看,第二梯队中,武汉邮电业务总收入仅比天津高一点,较低的邮电业务收入直接反映出武汉对外经济辐射水平较低;武汉旅游收入和成都相差无几;使领馆数量和实际利用外资额,武汉这两个指标都不突出,可见武汉国际影响力还较弱;进出口总额排名最低,如果武汉要建设国家中心城市,把商品卖到国际市场是必由之路。

武汉市人口净流入不算低,但是和天津、上海、广州相比还有一定差距。79所大学130万在校大学生,数量世界第一,这一直是武汉引以为豪的一件事。但是来自武汉市人社局的数据显示,从2013年的留在武汉的大学生为10.4万人,到2016年的15万人,武汉的毕业生“出走”人数虽有下降,但仍是人才输出地。

多数城市在武汉城市圈“有名无实”

每年七月,数十万大学毕业生从武汉出发迈向社会;每年九月,数十万大学新生又满怀希望奔向武汉,江城在夏秋两季频繁迎来送往。对于武汉的交通,想必在这里生活过的人都有共同的体会——既有九省通衢、水陆两畅的对外交通,又有隔江就算异地恋的市内通勤。

拿建设“超前”的城际铁路来说,武咸城际铁路,91公里。武黄城际铁路,97公里。武冈城际铁路,65公里。汉孝城际铁路,62公里。武仙城际铁路,148公里。武天城际铁路,116公里——6条线路,总长579公里,武汉城市圈将建成中国最长最密集的城际铁路网。

只是目前的城际铁路,实质上是站间距较小的长途车,而不是站间距较大的地铁,后者才是真正的城际(诸如武汉地铁11号线葛店段)。在光谷火车站投用前,武汉城市圈城际铁路,绝大部分客流终点都是武汉市三大枢纽站(汉口站、武昌站、武汉站),而且不能“随到随走”。

从来只有武汉,没有武汉城市圈插图(7)

武汉城市圈城际铁路示意图

三大枢纽站,尤其武汉站远离传统就业地,需转乘达到,况且进出站和长途客流一起排队,导致“城际耗时半小时,城内耗时一小时”。有观点建议,武汉城市圈城际应公交化运营,服务沿线居民和通勤客流。例如,乘客进出站、换乘模式与公交兼容,可刷公交卡进出站,无需对照车次及座位号;开行频率高、间隔短、停站多的列车,方便乘客选择合适地点上下车。

在交通格局上,武汉城市圈做到了大框架规划完备、建设有序,但是运营工作粗中无细,如果城际铁路不能融入市区公共交通,那么其对于城市圈的作用就相当有限。除了交通格局之外,武汉城市圈在城镇体系格局、产业格局、生态格局上,需要补上的短板更多。

从来只有武汉,没有武汉城市圈插图(8)

2018年湖北省市州经济概况


2020年,已经到了《武汉城市圈总体规划纲要》设置的第一阶段截止时间。

武汉城市圈发展现状与规划设想存在差距,在产业不断向武汉集聚、武汉非核心功能难以向外疏解、外围地区人口不断流出的格局下,武汉“一核独大”、外围城市整体偏弱。除了鄂州和黄石凭借邻近武汉的区位优势发展较好之外,城市圈对大多数城市而言可谓“有名无实”。

作者: 清研网

清研网总编辑室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269635262

邮箱: huangdonghong@treeyee.com

7*24小时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