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各省“颈部城市”,谁是过去十年最亮眼的黑马?

过去十年,中国城市经济风云嬗变。 此前,搜狐城市选取了全国省会等39个主要城市,从GDP、人均GDP、人均可支配收入、常住人口、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进出口总额、一般公共预…

过去十年,中国城市经济风云嬗变。
 此前,搜狐城市选取了全国省会等39个主要城市,从GDP、人均GDP、人均可支配收入、常住人口、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进出口总额、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和金融机构各项人民币存款余额等8个维度,对比了各省“头部城市”过去十年的经济增长情况。 数据显示,合肥、成都、郑州、武汉等中西部城市成为过去十年最亮眼的黑马,沈阳、大连等东北城市则集体垫底。(详见《全国省会等39个主要城市,谁是过去十年最亮眼的黑马?》) 那么,GDP仅次于“头部城市”的“颈部城市”,过去十年的经济增长状况又如何呢?搜狐城市选取了内地26个省份的GDP第二城(西藏城市设立时间较短,故没有城市入选;广东、江苏、浙江、山东、河北、内蒙古GDP第二城为39个主要城市之一,故选取GDP第三城,福建选取GDP第四城),看看究竟谁是过去十年的经济增长冠军,又有哪些城市惨遭垫底。 GDP总量:遵义增速夺冠 东北城市集体垫底全国各省“颈部城市”,谁是过去十年最亮眼的黑马?插图
在此前发布的39个主要城市GDP增速排名中,贵州省会贵阳以347.4%的增速屈居第二,与冠军合肥只差了0.22%。在各省颈部城市的比拼中,贵州第二城遵义夺回了这项冠军。 遵义的第一支柱产业是白酒产业,其龙头企业——茅台集团对遵义的经济发展起到了极大的拉动作用。2015-2018年,茅台集团的营业收入屡创新高,分别达到419.12亿元、502亿元、764亿元和859亿元,其中2017年增速超过50%。而这几年遵义的GDP增速也出现飙升,分别达到13.2%、12.4%、12.1%和10.4%,均处于两位数高速增长。 东北三省的城市再度集体垫底。其中吉林省吉林市在2014年GDP达到2730亿元后便开始波动挤水,2018-2019年GDP更是从2210亿降至1417亿,缩水将近800亿。辽宁省鞍山市2015年GDP为2349亿,2016年为1441亿,缩水将近1000亿。吉林和鞍山也成了26个城市中少有的GDP总量不如十年前的城市。 26个城市中,2019年GDP破亿元的城市只有无锡和佛山,江苏与广东的经济实力可见一斑。GDP超过自家省会50%的城市共有7个,差距从低到高分别为包头(77亿元)、遵义(557亿元)、柳州(1379亿元)、烟台(1790亿元)、赣州(2122亿元)、无锡(2178亿元)和沧州(2222亿元)。 整体来看,过去十年南方城市GDP增速快于北方城市,中西部城市增速快于东部沿海城市。在GDP增速前10名中,南方城市和中西部城市都占了8席。GDP增速后10名中,北方城市占了9席,唯一的南方城市就是产业转型慢了一步的老牌制造业强市佛山。不过佛山经济基础扎实,在广佛同城以及大湾区的带动下,未来经济增长潜力无限。 人均GDP:遵义增速再度夺冠 包头不进则退全国各省“颈部城市”,谁是过去十年最亮眼的黑马?插图(1)
在人均GDP的增幅上,贵州遵义再度夺冠。过去十年遵义人均GDP增长了4.3倍,这与其飞速增长的GDP有关,也与遵义常住人口的减少有关。除遵义外,GDP增幅排名前十的漳州、赣州、绵阳、榆林、吴忠和曲靖,在人均GDP的增幅上也排进了前十。 增幅垫底的城市中,内蒙古包头的情形较为特殊。包头2009年人均GDP高达84979元,位居26个城市之首,甚至超过无锡和佛山,却在十年后掉到第八位,增速排在倒数第三。这一方面是因为其GDP也经历了大幅缩水,从2016年的3868亿减少至2019年的2715亿;另一方面是因为其常住人口有较大幅度的增加,情况与遵义正好相反。 26个城市中,江苏无锡的人均GDP已高达18万元,这个数字即使放在全国也仅次于深圳。广东佛山、青海海西州、陕西榆林、山东烟台人均GDP都超过10万元,位列第一梯队。甘肃庆阳人均GDP仅有32690元,还不到无锡的1/5,遗憾垫底。 城镇居民人均收入:襄阳增速夺冠 吉林再度垫底全国各省“颈部城市”,谁是过去十年最亮眼的黑马?插图(2)
如果说GDP与人均GDP可以衡量一座城市的经济实力,那么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则代表了居民的富裕程度。由于这些城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数据不全,我们统一以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来对比。 目前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最高的是无锡和温州,都超过了6万元。佛山与包头紧随其后,都超过了5万元,烟台、大庆和芜湖都超过了4万元。宁夏吴忠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最低,仅有29616元,不足无锡和温州的一半。 若看过去十年城镇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增长幅度,最高的则是湖北襄阳、新疆昌吉州和四川绵阳,增幅都超过1.7倍。GDP、人均GDP增幅较高的赣州、曲靖、遵义和芜湖,在城镇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增幅上也位居前列。 十年前收入最高的温州,增幅与吉林一起垫底。温州人曾凭借“温州模式”成为浙江全省经济的风向标,但在进入新世纪后就经历了资本狂欢、崩盘、重塑的轮回,经济结构调整与产业升级都陷入了尴尬境地,经济发展停在拐点(详见《温州谋划提升首位度背后:省内经济地位滑落,市区辐射带动不足》)。如今城镇人均可支配收入虽然依旧很高,但增幅却只排在倒数第二。 常住人口:芜湖猛增近150万 遵义等5市负增长全国各省“颈部城市”,谁是过去十年最亮眼的黑马?插图(3)
过去十年我国人口红利逐步消失,各大头部城市纷纷打起“人才争夺战”,颈部城市争夺人口愈发艰难。 十年间常住人口增量最高的是佛山,达到了216万,是26个城市中唯一一个人口增量超过200万的城市。这与过去十年珠三角超强的人口吸引力有关,也与佛山自身经济发展、人才政策、广佛同城一体化等因素息息相关。 十年间常住人口增幅最高的是芜湖,达到了64.35%,人口增长达到148万。这主要是因为2011年安徽三分巢湖,无为县被划归芜湖代管,这一下子就为芜湖带来了约100万常住人口。温州的人口增量和增幅也位居前列,十年人口增长122万,增幅达到15.1%,这与温州二孩政策后的高生育率以及外来人口回流返乡有很大关系。 遵义的常住人口减少了60万,增幅垫底。遵义是全国人口流出大市,2018年遵义户籍人口达到812万,但常住人口仅有627万,净流出人口达到185万。而2009年遵义净流出人口还仅有60万,十年间净流出人口增加了125万。反观紧邻遵义的贵阳,过去十年人口增量达到100万,这其中或许有很大一部分就来自遵义。 社会消费:三亚消费额猛增4倍 无锡佛山排名倒数全国各省“颈部城市”,谁是过去十年最亮眼的黑马?插图(4)
过去十年,各大城市的消费总额稳步提升。其中三亚因2009年底免税店落成、2011年离岛免税政策实施、2014年免税店迁至面积扩大6倍的海棠湾购物中心等因素,社会消费总额猛增了4.2倍,成为26个城市中增幅最大的城市。 社消总额增幅最高的十个城市中,除了三亚以外的其他城市都是中西部城市。芜湖、曲靖、绵阳、遵义、柳州、榆林和襄阳,都是GDP、人均GDP以及人均可支配收入排名前列的城市。增幅最低的城市中,鞍山、包头、大庆、吉林依然在列,无锡和佛山作为十年前社消总额最高的城市,也遗憾垫底。 无锡和佛山增速倒数,与其制造业城市的底色有关,也与当地人的消费习惯有关。这两座城市都是人均存款较高的城市,尤其是佛山。近些年佛山的人均住户存款在全国主要城市中位列前十,最高能排到第四,仅次于北上广。从去年开始,佛山与无锡都开始发力夜间经济,希望在消费上为经济发展注入强劲动力。 进出口总额:三亚增速一骑绝尘 3市出现负增长全国各省“颈部城市”,谁是过去十年最亮眼的黑马?插图(5)
过去十年,进出口总额增幅最大的城市就是基数本就不高的三亚。近些年,三亚不断优化营商环境、拓展跨境航线,再加上离岛免税政策的实施、海南自由贸易区的建设以及自贸港的稳步推进,三亚的对外贸易迎来飞速发展,进出口总额增幅超过30倍。 大庆和鞍山虽然在其他经济数据上处于垫底位置,但在进出口总额的增长上却位列前三。2011年中俄原油管道漠河至大庆段投产运营,极大地拉动了大庆的进出口总额。比如2019年,大庆俄油进口量为2917万吨,进口值高达达958.5亿元,占全市进出口总值的92.4%。 鞍山则是一方面政府助推地方民企与军贸央企开展项目合作,全力开拓国际市场;另一方面推动经开区纳入辽宁自贸区范围,享受自贸区开放政策。虽然鞍山的进出口总额并不算高,增速却超过10倍,高居第三。 受中欧班列开行等影响,中西部内陆城市进出口总额在过去十年间有明显增长,老牌外贸强市无锡、佛山和烟台增速却只排在倒数十名之内。山西长治、甘肃庆阳和新疆昌吉出现负增长,其中素有“西域咽喉”之称的昌吉或因2013年起统计口径发生变化,而导致数据波动较大。 财政收入:襄阳增速高居榜首 东北城市抱团垫底全国各省“颈部城市”,谁是过去十年最亮眼的黑马?插图(6)
如果说GDP与人均GDP衡量的是一座城市的经济实力,人均可支配收入代表了居民的富裕程度,那么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则彰显了当地政府的家底厚度。 截至目前,只有无锡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超过了1000亿元,达到1036亿,是甘肃庆阳的17倍还多。佛山、温州、烟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超过500亿,其他大部分城市还不足300亿。 若论增幅,湖北襄阳十年间增长了4.88倍,高居第一。这与其围绕汽车、新能源汽车、新材料、高端装备制造业等十大产业大力招商,从而实现税收猛增有关。基数较小的昌吉州和白酒产业营收颇丰的遵义,财政收入增幅也超过了4倍。吉林、大庆、鞍山和包头,在财政收入增速这一项上再度集体垫底。 资金总量:无锡十年狂增万亿 遵义增速再度夺冠全国各省“颈部城市”,谁是过去十年最亮眼的黑马?插图(7)
金融机构本外币各项存款余额,是反映一个城市对资金吸附能力的指标。过去十年,共有13个城市的资金总量增长了2倍有余,其中4个城市总量增长了3倍以上,它们就是遵义、赣州、芜湖和岳阳。这几座城市的基数都不算高,过去十年的GDP、人均GDP增速又都比较靠前,其经济实力与发展潜力在资金总量的增长方面也再一次得到了认证。 若以增量来看,无锡无疑是最大赢家:十年增长10199亿元,是26个城市中唯一一个增量破万亿的城市。佛山、温州和烟台位列其后,增量分别为9737亿元、8028亿元和5714亿元。甘肃庆阳、宁夏吴忠和青海海西州增量垫底,均不足千亿。 总体来看,安徽芜湖受益于三分巢湖以及与南京等长三角强市接轨,8个维度均处于增速上半段,可以说是全面“开挂”。贵州遵义受益于自身白酒产业和贵阳大数据产业的双重拉动,江西赣州从2012年起获得国家支持赣南等原中央苏区的振兴发展的政策优势,海南三亚也有多项政策加持,在7项指标中都处于上半段。 老牌经济强市无锡、佛山都已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东北城市则继续失落。大庆和鞍山虽然在进出口方面有较强突破,但其他方面都在末尾徘徊。吉林市作为吉林省第二大城市,8个维度全面垫底,且在多个维度出现负增长,发展脚步实在过于沉重。下一个十年各省颈部城市将有怎样的表现,让我们拭目以待。

作者: 清研网

清研网总编辑室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269635262

邮箱: huangdonghong@treeyee.com

7*24小时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