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医疗:疫情防控的“第二战场”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发生以来,移动医疗APP、微信公众号、医药电商等各种互联网在线义诊活动纷纷涌现。目前来看,这些互联网医疗活动在疫情防控中起到了三个至关重要的作用:一是填补…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发生以来,移动医疗APP、微信公众号、医药电商等各种互联网在线义诊活动纷纷涌现。目前来看,这些互联网医疗活动在疫情防控中起到了三个至关重要的作用:一是填补了家庭医生在疫情防控中的“缺位”,包括给予社区居民及时的病情咨询、分诊分流、情绪安抚、心理疏导等;二是降低了轻症患者交叉感染的几率,即通过远程问诊,实现患者就医行为上的“物理隔绝”;三是突破了医疗资源的地域限制,调动了全国过万名医生“随时随地”参与疫情防控。

考虑到疫情还将持续一段时间,当务之急,需要继续引导和发挥互联网医疗在抗击疫情中的“第二战场”作用,打好这场“阻击战”。

互联网医疗参与疫情防控的模式及其作用(一)“政府背书”的在线义诊模式如微医平台、京东健康分别联合多地政府、人民日报和健康日报,启动在线义诊,向用户提供免费在线问诊和心理疏导服务。参加在线义诊的医生数量高达12775人,累计提供约62万例咨询,其中60%以上因心理作用咨询的民众得到了安抚。

(二)“自发形成”的在线义诊模式第一类是互联网公司或移动医疗平台自发的在线义诊。如以阿里健康为代表的互联网公司,在支付宝App上定向针对湖北居民提供免费义诊服务,平均每小时有3000人发起在线咨询,超过90%的问题集中在新冠肺炎的防治等内容。

第二类是公立医院在官方微信公众号或移动APP开设的线上义诊。截至1月28日,全国已有十余家公立医院自愿接入在线问诊。其中,武汉协和医院投入了320名医生进行24小时轮流问诊,一天内接诊了1.2万名患者。

这充分体现了互联网医疗在疫情防控中的两个优势:一是使患者足不出户就可以随时咨询病情、购买药品的便捷优势这样不仅可以过滤“轻症患者”,减轻医院负担,减少交叉感染,还能避免患者“盲目就医”,缓解本就紧张的医疗资源。二是突破地域限制,扩大医疗服务“溢出效应”的优势在线医生所服务的患者无本地和异地之分,更无关身份和位置,最大化了医疗服务价值。

下一步的政策建议由上可知,互联网医疗在疫情防控中发挥作用巨大,但现实的制约在于,相关政府部门规定,医生“不能对首诊患者开展互联网诊疗活动”,“只有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医疗机构才有资格开展互联网诊疗活动”等。针对于此,除了尽快放开互联网医疗首诊外,我们进一步提出以下四点建议。

首先,尽快制定一套全国统一、简单易行的新冠肺炎互联网问诊流程和标准当前大部份互联网医疗平台采用的是“用户提问+医生回答”的轻问诊模式,医生基于自身的经验判断,提问方式和个人水平存在较大差异。同时,医生、线上服务平台以及患者来自于全国各地,医疗行为缺乏明确的监管主体。为尽可能规避“医疗风险”,需要标准化在线服务诊疗流程,降低误诊概率,提高疑似病例识别率。

其次,疫情期间发挥政府主导作用,充分调动各类互联网平台在疏导、安抚民众恐慌情绪中的积极作用,有针对性的向“两类群体”倾斜

第一类是农村居民,农村地区医疗资源配置一向处于“弱势地位”,医疗力量也最为薄弱。而在线诊疗医生多是三级医院的医生,相对而言,患者的信任程度更高,可行性和可操行也较高。对于收取一定费用的在线服务,考虑由政府给予农村问诊用户一定的补贴。

第二类是已返城的务工者,特别是流动性较大的快递人员和外卖小哥。他们对在线诊疗、健康咨询等并不熟知,通过“美团外卖”和“饿了么”等互联网外卖平台加大宣传力度,做好这类人群的疫情防控。

第三,将线上诊断疑似新冠肺炎患者纳入医保支付范围,按当前政策规定免除个人负担确保患者不因费用问题耽误救治,实现线上线下“合力抗疫”。这也符合国家医疗保障局《关于完善“互联网+”医疗服务价格和医保支付政策的指导意见》促进线上、线下医疗服务公平支付的要求。

为防范道德风险,即在线诊疗提高了医疗服务的可及性、便利性,但也可能引发患者消费更多无效医疗服务,造成医疗资源的滥用,建议结合患者是否前往了线下医院确诊进行判断。实际上,在疫情期间,道德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并不高。

第四,长期来看,互联网医疗的发展还需关注医生的“执业痛点”当前,互联网医疗中涉及的主体:医生、医生的线下执业医院、医生的线上服务平台、药品供应商和患者已形成一个完整的医疗服务闭环。但大多在线医生还是具有编制身份的单位人,线上的“共享”可能就意味着线下的“损失”。如何实现医生线上线下相结合,并保障患者在线诊疗的同时能够便利的获得电子处方,进而完成购药,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当然,国内现有医疗App数量较多,有的是公司自建、有的是医院自建、有的则是医院与公司联合开发等。为避免“鱼龙混珠”,规避不必要的风险,一是要加强对网上医疗服务、问诊服务的监管,严厉打击疫情期间利用互联网医疗服务进行的欺诈、投机活动;二是要充分利用好社会监督机制和市场竞争机制,约束互联网医疗服务从业人员的投机行为。

作者:朱凤梅,来源社科院

作者: 清研网

清研网总编辑室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269635262

邮箱: huangdonghong@treeyee.com

7*24小时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